女人的痣129


时间:2021/1/25 4:23:47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6-5-4 09:33 编辑

引子

时隔多年后再见到顾萱,是在她的婚礼上。我坐在台下看着台上的一对新人,

沐浴在柔和的灯光下。顾萱那天很美,是那晚最闪耀的明星。

顾萱下巴上的那颗淡淡的痣,让我有一种恍如昨天的感觉,仿佛不久前她还

是蹲在我面前,红唇包裹着我的阴茎,红唇边有一颗淡淡的黑痣……

我不由想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忘记了她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记

忆像是放久了的电影胶片,播放出来的是模煳不清的画面,或许还有很多片段已

经损坏,但总有很多片段却清晰的让人无法忘记……

(一)

我曾经是一个很孤僻的人。我不知道这种性格是从何时开始的,但却清楚为

何会孤僻。

我清晰的记得自己从很小的时候就不喜欢说话,喜欢一个人在角落里做自己

想做的事情,即使一颗螺丝、一个滑轮、一根中空的钢管都能让我心无旁骛的玩

一个下午……

只有一点家人才会体现出对我的关心,哦,那就是成绩。每次考试完后的成

绩单都会在父亲的手中停留几分钟,曾经的军人的他用满是伤疤的粗糙的食指一

点点的在成绩单上滑动。好在,大多数时候会让他满意,如此我又有了一段相对

自由的生活,做我喜欢做的事情。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得了一种病,平时鼻子不透气而已。刚开始家人一直以

为是小毛病,不过越到后来越严重——初中的某天晚上,我突然醒来,因为我做

了一个梦,梦到似乎有温热的水流不断的洒落在我的脸上——我起来一抹,嘴巴、

脸腮、枕巾上全是粘乎乎的液体,是温热的血。

之后的一年,这种状况越来越频繁,甚至上课期间血便从鼻孔中流了出来…

…我的班主任把父母叫到了学校,噼头盖脸的骂着,光顾着赚钱,孩子都这样了

你们都不知道!

我至今还记得头髮有些发白的班主任,不断拍着桌子的样子……

坚持到了中考结束,做手术把肿瘤切除,一切都好了。只是我隐约记得,在

进入手术室之前,我粗暴的一把推开了父亲,自己踉踉跄跄的走向手术室。眯着

眼睛冷笑着看着他满是白沫的嘴角一阵阵的蠕动,让我有一种报復的快感……

从高中开始,我便借宿在学校附近小姨家,甚至高考结束后都赖在小姨家。

高考后自己有了空闲,想了很多很多,想起了之前的有点孤寂、无趣的生活,想

起了自己喜欢暗恋而从来只能偷偷从背后打量的女孩儿,想起了还在家里的那些

小东西,想起了奶奶家门前的大槐树……

有一天在上高一的表妹突然问我,哥,你想上哪个学校我班主任总是说要

上清华北大,忍着三年的苦,到了大学就轻松了……

表妹的话让我愣了一会儿,心里有种明悟,明白了自己不能总是活在过去,

我才18岁,以后的我该有什么样的生活

(二)

现在想想当年的自己,有点可爱、有点幼稚,还很要面子。收到通知书后,

我研究了一遍后,偷偷的跑回家拿了户口本,伪造了父亲的签名,一个人去办了

助学贷款证明。这些事情只有表妹一个人知道,8月底的一天,表妹一人送我,

在我即将上车的时候,她把攒的零钱一股脑的塞进我的背包,红着眼睛说,哥,

去了记得给我打电话啊,可能的话给姨夫姨妈也打个……

我不辞而別,在有点凉的秋雨中,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在置办好生活必需

品后,身上的两千多块钱只剩下不到一千五,这是我未来的生活费。于是,我又

申请了一个维护性质的勤工助学工作,每週只需要工作两三个晚上,一个月40

0块钱,温饱之馀还有点结馀。

我很庆倖,自己有三个很好的室友。老大东北大汉,是个话痨;老二西北人,

一双小眼睛总是让人觉得色迷迷的;老四是浙江人,说话软绵绵的有点娘……

与顾萱的初次见面是在开学不久后的同乡会上,她正好坐在我旁边,齐耳短

发,脸蛋儿有点圆,左下巴上有一颗淡淡的黑痣。

跟我不一样的是,顾萱的性格很外向,她不时的跟拘谨腼腆的我说话。

我从来沒喝过酒,可在顾萱的怂恿下,忍不住的喝了两杯啤酒,然后便满脸

通红的趴在了桌子上。

聚会结束的时候,我清醒了一些,只是有点尴尬的是,我只能在通讯录的A

4纸上写上宿舍的电话。

「你沒手机吗」顾萱在旁边问道,喝过酒的她圆润的脸颊泛着红晕。

「沒钱买……」我讪讪的回道。

我俩并肩走在回学校的路上,微凉的夜风冷却着我磙烫的脸。月亮很圆,路

灯的光缐昏黄。我们俩的宿舍离得比较近,相隔一幢楼。她站在楼下,嘴角微翘

的笑着,「我上去了,记得常联繫啊……」

我目送她很优雅的走进了大门,直到脚步声逐渐消失在走廊的盡头。

大一的我很忙很忙。上课、勤工助学的工作,甚至週末也会去兼职,或者家

教或者发传单,几乎沒有多馀的时间去想別的事情。

十一放假的前一天晚上,我接到了顾萱的电话。这是她第一次主动给我打电

话,哦,不,这是初识以来我俩的第一次联繫……

「明天大家一起去玩吧!」她的声音清脆中夹杂着些微的沙哑。我知道所谓

的「大家」很可能就是在同一个城市上学的高中同学。

我犹豫了一会儿,心里想的却是十一假期每天100块钱发传单的工资,最

后拒绝道:「我假期里有事,你们玩儿吧。」

顾萱对我的拒绝很不解,嘟囔了一句「那以后再说吧」就挂了电话。

第二天下午两点左右,我还有两百多份沒有完成。天气很热,从学校带的一

壶水早就喝完,我抽空到旁边的报刊亭买矿泉水。在我仰头喝水的时候,有人突

然从后面拍了我的肩膀,吓得我一下子将水呛进了鼻子里,弯下腰勐烈的咳嗽起

来。

「对不起,对不起,你沒事吧!」是顾萱的声音,她一边轻拍我的后背,一

边道着歉。

放在脚下的传单淋上了水,我顾不上跟她说话,赶紧拿起来在衣服上擦干净。

「你……你在发传单」

「恩……」我低着头擦着传单回道。

然后便是沈寂,这种沈寂持续了好一会儿。

「你还有多少我帮你吧!」

我诧异的擡起头,看着洒满阳光的她的脸。

「不用……你怎么在这你们不是去玩了吗」我推辞着。

「坐地铁到这转车,我去里面上厕所了!」她指着身后的中央商场说道。

「那你赶紧走吧,他们还在等你吧。」

「沒事,我打电话跟他们说一声,让他们先走。」

打完电话,她便从我手中「夺过」一大半的传单,调皮的眨着眼睛说:「走

啊!」

那天的阳光很明媚,天空出奇的晴朗,蓝的如同一片靛青染成的幕布。她微

昂的下巴上的那颗淡淡的痣,是那么的可爱与美好。

或许漂亮可爱的女生都有天然的亲切感,表现在发传单的速度上就是,不到

一个小时她手上的传单就已经沒了,而我还在用僵硬的笑容苦逼的努力着……

在她的帮助下,不到四点钟我就完成了一天500份的传单。拿到钱后我拖

着酸痛的双腿找了个墙根瘫坐在地上。

「快起来,別在这坐着啦!多不好……」顾萱皱着眉撅着嘴巴,伸手把我拉

起来。

这是我第一次碰触除了表妹意外的异性的手,她的手有点凉,柔软若无骨。

我被她拖着进了旁边的麦当劳,我突然有点害怕,因为两个人很容易将好不

容易到手的100块钱吃光。于是,我拼命的往后退,嘴上说道:「我还是先回

去吧……」

「我渴了,一下午都沒喝水了!」顾萱似乎很喜欢撅嘴吧,红唇遮蔽了她的

贝齿,白皙的脸蛋映衬着红唇,显得更加鲜艳夺目。

「那你想喝什么我请你!」我心里很不捨得说道。

「可乐就行,这个很解渴!」她调皮的笑着。

「你怎么不喝」她咬着吸管含混不清的问道。

「我不渴,刚才喝过一瓶水了……」

她突然停了下来,眼睛眨啊眨的盯着我,看得我有些发毛。

「怎么了」我摸了摸头和脸,不解的问道。

「我……」她很不好意思的撅着嘴,想说什么却又不知为何止住。

回学校的路上,她手里一直捧着那杯可乐,一路上沒说话。我累得像狗一样,

更沒心思说话。

在她宿舍门口,她问我明天还去吗

我说去啊,一天一百块钱呢~!

她说我去行吗

我说,太累,你肯定坚持不了!

她很不高兴,说,我肯定行的!

我笑道,你又不缺钱,至于吗

她撅着嘴道,要你管啊!你帮我问问还要不要人啊!

第二天一大早,她很不情愿的被我叫了起来,睡眼惺忪的坐上了公车。

至今,我仍然很佩服她,真的,打心底里佩服她。我不知道是什么让她坚持

一天,累得气喘吁吁,汗水打湿了额头上的刘海儿,杂乱的贴在脸颊上……

拿到100块钱后,她眼圈红红的说,原来挣钱这么不容易……早知道这样,

昨天我不该喝那杯可乐,一杯10块钱吶……

柔和的夕照穿过林立的大厦空隙,荡漾在她白皙的脸上,泛起了淡淡的光晕,

发梢上的汗液闪烁着星芒,多年来我总觉得那一刻的她是最美的!

「走啊,我请你吃麦当劳!哈哈,这是我自己挣来的!」她仰着头,像一头

骄傲的公鸡,拽着我气势汹汹的走进店里。

「这是我吃过最美味的一餐!」

从麦当劳出来的时候,天已经有点凉了。顾萱缩着双肩歪着头对我说。

我无声的笑了笑,说:「这顿饭花的钱够我一个周的生活费了……」

「啊!怎么可能!」她瞪大了眼睛。

「恩,我勤工俭学一个月400块钱,吃饭300,剩下的一百零用或者存

下来用来急用……」

「你家里不给你钱」她像是听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家」这个字似乎离我很久远很久远,我突然觉得秋天的夜晚很冷。

我低着头看着路灯下的影子,过了很久才生硬的说:「我不想跟家里要钱。」

或许我的话让她产生了误会,而这种误会导致了我俩之间更大的误会。

上一篇:我和嫂嫂 下一篇:我们和大领导的续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