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和大领导的续五


时间:2021/1/25 4:23:47

我们和大领导的3P续五

作者:我们夫妻

? ?关于刘局后来发生的事是我们夫妻以前从未经历过的,比和医生还要来劲儿,关键是对于他的身份,官级別,我实在不敢乱说。百分之八十是出于自我保护,因爲他不是当初王总介绍的那麽简单,王总可能也是怕吓着我们,沒告诉我们实情。

? ? 后来还是我无意同在新闻联播之前的北京新闻中见了他,虽然我从不看这些新闻节目,但还是被他那幹过我老婆的那张脸吸引了,当然不是什麽大头儿,但也是一方主管,不姓刘,姓尤,百度一下,实际上62年的,岁数也不小了。

? ?王总和他都不挑明,我们也心照不宣,也许对大家都好,所以以后就不叫刘局,只是简称尤某,尤某的事儿太大,有读者说想知道王总是怎麽开始弄上飘飘的,也好,那我先把前面的事交待一下,再说大官尤某。

? ?

? ?我单位领导王总今年50岁,因爲根正苗红,父亲从前是北京军区的,因爲不想让儿子从政,所以利用资源开了这个医药公司,虽然是私企,但是后台是比较硬的。我因爲上个公司的事在澳洲有一些业务关系,后来想自己幹,又不成功,被他招了去,给的还行。

? ?但我们小家小户,和他沒有太多存在交集的,但是因爲一次公司年会可以带家属参加,我就带了飘飘,领导是那次看上的我老婆,飘飘以前介绍过其实长得一般,但就是皮肤白、奶大腰细、屁股特別大,尤其是生完小孩之后屁股更加肥硕。表面上看是挺保守的一个人。

? ?可能是这种微熟的良家妇女气质吸引了领导。那次之后领导经常邀请我们夫妻一起吃饭,经过几次之后老板开始单独带我去洗浴中心,我觉得老板拿我当自己人,也就沒拒绝,有一次玩完后又去三里屯喝酒,几瓶克罗拉下肚王某的话便多了起来,扯来扯去就扯到我妻子的话提上了。

? ?他说我有福气娶了个飘飘,接着把我妻子夸了个天花乱坠,我心里清楚老板是个十足的色鬼,但令我沒想到的是他对飘飘评价如此之高,于是我道:“我老婆沒你说的那麽好,男人都这毛病,都是自己的孩子亲,別人的老婆好“,王某说“我就喜欢你老婆那样的女人”。

? ?中间后来有次一起去卫生间,他边掏鸡巴边对我说他有晚上想飘飘时就用手撸了一管儿,我知道他是真看上飘飘了,我也迎合着讲了一些与妻子的性生活,真的谈兴盎然。

? ?后来在业务上对我一下变得很照顾,有一次酒局后就剩我们两个他仗着酒劲也就更加肆无忌惮了,后来领导半开玩笑半鬧得说要是能和你们夫妻3P一次就好了,我假装惊了,见我这样老板立刻说是开玩笑的。我心里知道飘飘又得多一恨鸡巴操了。

? ?

? ?我找了个机会,在一次和医生的3p后,乘着飘飘正兴奋说了这事儿,飘飘想了一下回忆下我老板,说感觉还不错,不是粗鲁人,也不反感,反正就是上床那些事儿,我想飘飘主要又怕我在单位被穿小鞋,受挤兑,就说要不先处处看看。

? ?后来再有饭局,我们就一起去了,好在孩子在姥姥家有人看着,席间王总倒还好,只是不经意间碰碰飘飘,飘飘是性情中人,也自自然然应付了,后来问我要了飘飘电话,有时候她在哄孩子,电话来了,就由我代劳了。

? ?好像是在十一月底的一天,我接了孩子到家,飘飘打扮一新说王局说约几个朋友去工体唱歌,问我去不去,我说孩子刚刚接回来,不去了,让她一人,飘飘亲了亲孩子,说盡量早点儿回来就出了门.

? ?结果6点出门到第二天清晨5点才回来,其实事先打招唿我是从不在乎妻子的夜不归宿,她若事先跟我打招唿无论说是跟哪个男人在外面过夜睡觉我更是不会幹涉,可是她从来沒有不打招唿夜不归宿的啊,

? ?后来知道是手机沒电了,当时确实让我很是担心,人担心时总是会往坏处想的,我担心的想入非非,是不是妻子半夜回来被坏人半路截道了,想象歹徒对女人截道无非是财和色,妻子去娱乐包里沒拿多少钱,莫非是被一个或者多个坏男人截去强奸或是轮奸,接着又想到宽慰处就是被王总幹了,操完自然会送回来的。

? ?一夜我就是这麽胡思乱想直到妻子清晨平安回来这才舒了口气,妻子先看了一下孩子,回到卧室,我关切的道:“你们唱了了一个通宵”,妻子脸红仆仆的道:“哪有啊,不到11点就散了”,我假笑的道:“那你怎麽才回来”,妻子有些倦意的道:“快散时,我出来正打车回家,你的王总追出来非要开车送。

? ?本来都到了咱们小区门口我要下车,他却腆着脸不让我下车就拉我到你们公司了,一直呆到现在”,飘飘开始换衣服,我于是道:“早就告诉你他对你有意思啊”,妻子脱至小内裤我注意到她大腿中屄的部位夹着厚厚的一团卫生纸,她顺手拿出来扔在地上,我伸手拣起,闻了闻,一股儿腥气。

? ?妻子却轻轻推了我一把道:“人家在外面你就那麽放心吗”,我道:“不放心咋的,有人惦记我担什麽心”,妻子道:“你的目的达到了”,我故意道:“我有什麽目的”,妻子道:“你是不是心里很別扭,”,我不以爲然道:“沒呀”,妻子道:“你肯定吃醋了”,我道: “好好的,我吃什麽醋”,妻子道:“你不吃王总的醋”,我道:“我吃了,但不觉得酸”,飘飘轻笑一声道:“天快凉了,我再提前给你弄顶帽子吧”,

? ?

? ?我依然故意道: “这麽多年你见我啥时戴过帽子”,妻子道:“你已经戴上了,是新新的绿帽子 ”,我不再故意装傻了回身抱住飘飘道:“真给我戴上了”,妻子道:“ 玐装什麽傻呀!王总什麽也沒幹,就帮我给你弄绿帽子了”,我搂住妻子道:“ 我也觉得头上不凉热乎乎的”,妻子道:“戴的合适吗”,我道:“老婆弄的,哪有不合适的”

? ?接着我把手伸进妻子的带腿之间摸着那水淋淋的屄兴奋道:“ 射里边了”,妻子“嗯 ”了一声道:“你猜到了”,我道:“猜个八九不离十 ”,妻子道:“你真能沈住气,进门也不问问什麽情况”,我道:“怕吵了孩子,他怎麽样”,妻子道:“像饿狼,往死了幹差点受不了”,我问道:“是吗他弄了你几次”,妻子道:“你猜”,我道:“不知道,两次吧”,妻子道:“沒猜准, 少了一次”。

? ?我拉住她手,沒让她去洗直接上了床,哄她躺下:“他胆子真大,我沒表态他在车上就亲我,我又不好拒绝”,我道:“他盯上你,你拒绝也沒用”,妻子道:“是呀,一下子被他弄到办公室了”,我道:“公司沒人吧”,妻子道:“黑灯瞎火的,沒注意,”,我道:“操疯了吧”,妻子低声“嗯”了一声道:“那也由不得我了”

? ?我问道: “感觉好吗”,飘飘又是“嗯”了一声,我问道:“他也那个岁数了,家伙怎麽样”,妻子道:“ 他的东西有点儿像你,细长细长的,全捅进去顶心顶肺的”,我又问道:“叼了”,妻子有些困倦的道:“当然了,一直叼,我真累了,好了让我睡会儿,以后再说,上午不去了,你早上送孩子去妈妈那吧…? ?? ?

? ? ”我轻轻拍了拍她,她已经睡过去了,一条大白腿还落在被子外边,我轻轻替她盖上。

上一篇:女人的痣129 下一篇:丰满寡妇的情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