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


时间:2021/1/22 11:37:16

我叫王晓兰,今年二十八岁,已经与丈夫结婚五年。身高一米六五,身材苗

条、双腿修长,胸前一对双峰常引得路边的男子频频回头。我和老公的两人生活

一直过得很快乐,我们两个都是性慾非常强烈的人,平常每週我们都要做爱四次

以上。

我很爱我的老公,然而灾难还是突然降临到了我们头上。那一天,他开车外

出,不幸遭遇车祸,后经抢救基本无事,但回家后,我们却发现了一件最糟糕的

事:他无法勃起了。医生说是神经性失调,如果受到合适的刺激治疗还有恢復的

希望的。

于是我们试盡了各种的方法,我甚至给他口交、给他跳脱衣舞,但都无动于

衷。慢慢地,我们都灰心了,而他也变得越来越暴躁。

一天早上,他很神秘地拿出一件裙子,说是给我买的,让我试一试。我从床

上爬起来,因为我从来是裸睡的,全身一丝不挂,大早上的也不想麻烦,于是直

接将裙子套在身上。效果还不错,但也不是很特別,只是一件普通的丝织短裙而

已,唯一的缺陷是下襬有点短,离膝有二十五公分。

我知道这样的裙子穿着要特別小心,否则很容易穿梆的,但我还是满高兴的

说:「谢谢你,老公!」我亲了他一下,然后打算把裙子脱掉。

「不,亲爱的,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了一种很冲动的感觉,求求你,別

脱了,今天就穿这件裙子,好吗」

「好哇,但我得先把内衣穿上呀!宝贝。」

「不,宝贝,我就想你不穿内衣直接穿这件裙子。」

「那怎么行別人一定会看出来的。这裙子这么透,又这么短,別人会看到

我下面的!」

可是他仍然苦苦哀求,我只好答应下来,直接穿这件裙子去上班,甚至不能

穿长统丝袜,但我仍然觉得很荒唐。

我坐大巴去上班,人很多,我只好站着,我想週围不少男人能够很容易地通

过我光滑的衣服曲缐看出我下面沒穿内衣,一对突起的乳头将胸部尖尖地顶起,

而臀部光滑的曲缐暴露出沒有穿底裤的事实,我似乎感觉到,几根阴毛已经穿过

丝质短裙而钻了出来。因为我的个子不够高,必须高高拉住上面的吊环才能够站

稳,但糟糕的是同时把短裙的下襬提得更高,几乎将我整个白皙的大腿都暴露在

我下面坐着的那个男人眼里。

我逐渐发现,随着偶然的急剎车,他总是死死地盯住我的下体看,我突然意

识到:这时他可能能够看到我的阴部,我突然觉得自己双脸通红。同时又感觉到

週围有些男人有意无意地用各种部位在我身上蹭,更有人装作无意的用手肘划过

我的胸前尖挺的乳头,我羞愧难当,但又毫无办法。尤其是下面的那个男人,我

知道他正在直勾勾地盯着我的下体,但我却不敢看他。

想着自己赤裸而修长的大腿甚至连交匯处最隐秘的私处都完全坦诚地暴露在

一个陌生的男人眼前,觉得自己就像下身完全赤裸地站在公共车厢里,暴露在一

群陌生的男人面前,在极度的紧张下我感到了一种意外的刺激。

我突然觉得下体变得潮湿,我湿了,我觉得慢慢地有液体正在流出体外。糟

糕!我拼命加紧自己的双腿,以防真的有性液流出来被別人看到了,那将是多么

令人羞愧的事呀!

突然,更糟糕的事发生了:我清晰地感觉到,臀部不再贴着自己光滑的衣裙

了,而是蹭在不知什么人的衣裤上。天呀!有人从身后将我的短裙下襬掀起到了

臀部上面!然后一只温暖宽大的手紧紧地贴在了我的臀部上。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大惊失色,心跳骤然加快,完全不知

所措。可那只讨厌的手正在我光滑的臀部上来回抚摸,我脑袋一片空白,片刻后

才稍微恢復思考:他在我身后,车里人很多,他又紧贴着我,下面发生的事应该

不会有別的人看到,如果叫起来,会有更多的人注意到自己沒有穿内衣,换一个

地方,说不定路上会有更多人佔自己便宜,也许忍一忍,很快就要下车了。

忍一忍吧!我不敢回头看那个人,我忍受着那只肆无忌惮的手在我的身体上

游动,同时抑制着私处强烈的淫水外流的冲动。

我感觉到那只手移动到了我光滑的大腿根部,然后有一根手指从我股间探入

摸索我的阴部,我全身一阵颤慄,双腿发软。「不行,太过份了!」我急忙收起

臀部,下身向前挺起。

可完全沒想到,也许是我的软弱纵容了那个傢伙,那只手竟然从侧面直接从

大腿摸到了我的小腹上,我吓得面无人色,我想我下面坐的那个男人能够清楚地

见到那只抚摸我小腹的男人的手,因为我见他正惊讶地张大了嘴巴,面色通红地

紧盯着我的下体。我立即缩回腹部,让裙子下襬遮住那只罪恶的手。但沒防备他

另一只手已经顺势插入了我的双股间,直顶着我的阴道口。

「別出声,否则更出丑。」背后一个声音悄悄地说。

我惊恐不已,不知后面还会发生什么,只觉得自己好像被当众在强姦一样,

我呆呆地站着,大脑一片空白。继而,那只手有节奏地动起来,并且轻轻地探进

了我的阴道,上下抽动着。

「小姐好多水呀!」那个声音说道。

我简直羞死了。最初的厌恶感已经被现在无法抑制的快感取代了。我双颊绯

红,那是因为性的高涨而兴奋,下体已经淫水氾漤,顺着大腿向下流去,臀部不

由自主地向后撅起,好让他的手指插得更深,同时无法抑制地左右摆动。我简直

已经沒法控制住自己不要呻吟出来。

可是突然,那只手离开了,我感到一阵空前的空虚。然而,一个冰冷的小东

西熘一下滑进了我的阴道。不知是什么东西,粗粗的,像真的阴茎一样(天呀!

我多久沒有嚐过真实的坚挺的阴茎了!)但好像又挺短,很光滑,一下子就全部

滑进了我的阴道。

「小姐,不要担心,只是一枝肯德基笔而已,小心不要掉出来,算是我留给

你的礼物好了,我要下车了,再会。」

我明白了,是那种礼品笔,胖胖圆圆的,一头轻一头重(里面有铁块),像

个不倒翁。而它现在却在我的阴道里,涨卜卜的。因为里面早已淫水氾漤,滑熘

熘的,总觉得它要往下掉,可如果真掉出来,那多丢人呀!于是,我只能使劲将

它吸住,可稍一放松又觉得它在往下掉。我不停地吸紧吸紧,结果就是它在我的

阴道里头上上下下地运动着,就如同一个粗壮的阴茎不停地在姦淫着我,在共车

上人群中众目睽睽之下在姦淫着我。

好在无论如何终于到站了,我赶快下车,想盡快赶到公司将它取出来。但糟

糕的是:我发现走路很困难,每走一步,它就在里面震动一下,我不得不加紧双

腿慢慢走,是那种标准的一字步,但结果是带给了我更强烈的刺激。等到达公司

时,我的双腿内侧已经是淫水淋淋了。

第二章:上班的妻子

到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去到洗手间,将那个小礼物从自己阴道中取出

来,它上面已经沾满了自己的淫水。抚摸着自己湿漉漉的阴部,才想起已经很久

很久沒有这种兴奋的感觉了。

其实自己这么多年来应该属于那种比较传统的女性的,从小女孩开始就是那

种別人认为该怎样便怎样很听话的女孩子,谈的第一个男朋友就是自己现在的丈

夫,所有对性的知识也基本上都来自他,两个人的性生活中自己始终扮演一种被

动的角色。其实有时候也会有一些隐秘的慾望,只是羞于说出口而已。

好在丈夫的性能力也算不错,基本上两个人以前的性生活还算和谐的。但这

一年来,两人不仅沒有过一次真正的性交,而且我还要不断地挑逗他,帮助他治

疗,而他也会时常地抚摸我、刺激我,我隐约感到体内那种隐秘的被压抑已久的

慾望已经似乎无法控制了。

回想今天公车上的经歷,说实话除了屈辱和羞愧,内心还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和骄傲。其实在配合丈夫的治疗过程中我已经学会了怎样才能够诱惑男人,只是

以前仅是对自己的丈夫,而现在是一些陌生的男人。二十八岁的女人,正是一朵

开放最美丽的玫瑰,也许,自己能够寻找新的机会来满足自己

不,这怎么可以呢!我明白自己是深爱着丈夫的,为了他我可以做任何事,

只要他的病好了,不一切都沒事了吗医生不是说还有治的吗只要能治好他的

病,有什么苦自己吃不了的呢

用水洗干净了下身,习惯性地想穿内裤时才发现今天已经沒必要了,对着镜

子仔细检查一下仪容,现在才真正明瞭为什么自己让那么多男人神魂颠倒了(也

许我是一把快刀),这样出现在同事们面前,他们会怎么想自己呢哎,总是

要上班的呀!硬着头皮走进了办公室。

我们办公室算我一共五个人,有小茜(我的闺中密友)、小张、小李和经理

老赵。因为都在一起工作了好几年,彼此都很熟悉了,也比较随便。除了老赵年

纪就我算大的了,平常他们也总拿我当大姐姐看待。因为来得迟了,他们已经早

都来了。我一进来,所有人的目光就都盯在了我身上,我赶紧直奔自己座子坐下

来,才敢抬起头说了句:「大家早上好啊!」

小张凑过来在我耳边说了句:「晓兰姐今天真漂亮啊!」

「幹你在自己活去,別乱说话!」小张是今年才刚分配来的大学生,小毛头

一个,平常就像我的小弟弟。

小茜也从后面跑过来小声跟我说:「你死呀!穿这么性感!」

「性感一点怕什么,还怕有人吃了我呀!」

「还是你厉害,平常就怎么一点沒看出来呢」

「开玩笑呢,实在是沒办法呀,下了班好好跟你说。」

整个一个上午,我动都沒动一下,连洗手间都忍着沒上。但因为坐下后,短

裙自然拉高,整个白皙赤裸的长腿都暴露在办公室众人的目光里,而我的阴部又

直接摩擦在粗糙的椅子上,禁不住又让我浮想联翩。我也发现几个男人总是找理

由坐在我斜对面,眼光总不离我的大腿,我只好把双腿交迭起来,这样他们就不

会看到我的阴部,但却使臀部又暴露给他们,真烦人。真希望不要给他们留下自

己淫荡的印象。

中午吃了饭,他们几个要打牌,我才懒得理他们,就自己看看书。突然电话

响了,是找小茜的。这边小茜在接电话,那边就使劲在催:「快点快点,煲什么

粥!」小茜只好悄声求我:「帮忙顶一顶,这个电话蛮重要的,求你了!」

「唉,帮你一次吧!」我只好代替小茜上了牌桌。沒一会小茜接完电话拿起

包就走,说是有急事,我这个雷就只好一直顶下去了。

实际上我不爱打牌的主要原因是自己水平太差,这次也不例外。沒多久我们

就输得一塌煳涂了。好不容易打完了,刚好也快上班了。

「幹活了,幹活了!」我站了起来。

「急什么,输了的还沒有惩罚呢!」老赵叫了起来。

「糟糕!」我心一惊,按老规矩,输了的男的得作俯卧撑,女的得作仰卧起

坐,平常小茜输了都是我帮她压腿的。可今天怎么办穿的又这么少,小茜也不

在。

「嘿嘿,小茜不在,沒人帮我压腿啊。所以我今天可以不做了!」

「不行不行,愿赌服输,哪能使赖呢!小茜不在我们帮你压腿!」三个人立

刻叫起来。

「別鬧了,今天真的不行,明天补给你们不好不好!」

「不好不好,为什么今天一定不行」

「今天我不方便嘛。」我红了脸,悄声地说。

「晓兰你告诉我们你到底哪里不方便如果确实有道理,我们也不会太为难

你!」

可我总不能告诉他们,因为自己沒有穿内衣怕穿梆吧。我只好说:「人家今

天身体有一些不舒服嘛。」

「我每天身体都不舒服呢!这样吧,今天只做一半,二十个,好吧」

还不等我说话,老赵和小李就跑到我身后,一人一个胳膊抓住我,小张则弯

下腰提起我的双脚,三个人就把我提了起来。

「放下我,你们幹什么!」我沒想到他们会这样。

「我们只是想让你做你该做的。」老赵说。

三个人将我放在了沙发上,小张和小李各压住我的一只脚,老赵则站在旁边

准备数数。看来是沒办法逃掉了,愿赌服输吧,早做早完。

刚做了两个,我就发现气氛不对,小张和小李双脸发红,唿吸紧张,双眼直

勾勾地盯着我的下身,而老赵则蹲在我身旁。我坐起来时才看到,由于刚才四个

人打鬧,短裙皱了起来,下襬现在只遮到大腿根部,白皙丰满的大腿完全展现在

他们面前,而小张一只手抓住我的脚踝,而另一只手已经放在我的小腿上,而老

赵更是在我的大腿上摸着。

我突然想:当自己躺下去时,他们是不是会看到自己的阴部呢平常大家玩

笑时,偶尔也会有些肌肤之亲,但并沒有在意,而现在这样几乎可以说下半身全

裸的情况下被三个男人审视,早上在公车中所出现的感觉又一次浮出脑海。

我突然觉得大脑一片混乱,不知道该作些什么。只是机械地做完了二十个仰

卧起坐。我甚至不清楚这段时间里他们又对我做了些什么,当我更清醒一些时,

我发现自己的短裙已经被掀起到了腰上,自己白皙平坦的小腹和长着黑色稀疏的

阴毛的饱满的阴阜都一览无馀地坦露着。而六只感觉各异的男人的手正在我下身

各处游走。

「別鬧了,你们太过份了!」我推开他们,摇摇晃晃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

裙,走回到自己座位上。他们看我不高兴了,也都老老实实地回去幹活了。

我心里挺生气的,觉得他们太不尊重我,于是一下午都沒给他们好脸色看。

他们倒一个一个给我陪着小心,努力想讨我开心起来。仔细想一想,也不能全怪

他们,也许是自己这样的穿着给了他们错误的暗示,他们才会这样。这样一想,

气便消了,也不跟他们计较了,整个办公室又恢復了平常和谐的气氛。

上一篇:少妇云梅 下一篇:美女大律师祈青思